• 选择理由
    • *
    • 您的姓名
    • *
    • 您的手机
    • *
    • 验 证 码
    •   
    • 确认提交
    •  
  • 当前位置:任丘房产网任丘楼市资讯
  • 发布楼市资讯
  • 神医扁鹊的传说
    日期:2019-05-28  发布:网站管理员  浏览:46  举报:投诉举报

    扁鹊,原名秦越人,少时聪颖,勤奋而嗜好医学。偶然的机会,他结识了当时著名的民间医生长桑君,学习医术,为民看病治病,留下了不少神奇的传说。
        
    扁鹊自从结识了长桑君,夜以继日,废寝忘食,认真把医学先师的经验和方法加以系统概括与分析,不断提高自己的医术修养和诊断能力,在疾病的诊断上有了长进。
        
    一天,长桑君外出行医,扁鹊一个人在家。他正在伏案翻阅医书,门外突然传来唉哟唉哟的呻吟声。扁鹊一怔,赶忙迎出门去。只见门外有两个小伙子搀扶着一位老太太正向屋里走来。老太太紧皱眉头,大汗淋漓,两手捂着胸口。小伙子一见扁鹊,十分急切地说:先生,俺老母腹疼难忍,食水不进,求先生给她调治调治吧。扁鹊走过去,把老太太搀坐于待诊的木椅上,他看看日头(太阳)估计老师暂时不会回来,犹豫了片刻,让老太太把手伸过来,耐心地诊着脉说:老人家的病属于脾胃不适,胃脘疼痛。这样吧,待我开一个药方,回去后,立刻给老人家煎好饮下,我想她的病会慢慢好的。
        
    两个小伙子脸上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:那老母的病可就托付这位先生了。
        
    扁鹊一面叫其中一个小伙子搀扶着老太太回家暂时卧床休息,一面醮墨开方,铺纸包药,然后叫小伙子立刻赶回家去给老太太用水煎服。
        
    小伙子提着药风风火火地往家赶,走到村口的时候,碰上一班伙计在伐树。伙计们平时打闹惯了,这会儿见小伙子提着个鼓囊囊的包儿走来,以为里面肯定包着什么好吃的,伙计们一窝蜂地把小伙子紧紧地围住,非让他解开纸包儿看个究竟不可。小伙子急忙解释说:别开玩笑了,里面包的全都是些草药,没啥好看的。伙计们嘻嘻笑着说:呵呵,你小子净耍滑头骗人,平白无故的抓得什么药,快把包儿打开给我们看看吧。
        
    小伙子越是解释,伙计们越是不信。有个小伙计乘他不提防,一个饿虎扑食,药包没有抢到手,草药却全都抓破撒在厚厚的锯末上。大伙一下子愣住了,一个个直挠后脑勺。小伙子嗔怪道:我说里面是药呢,你们愣是不信,这回总该相信了吧。他一面说,一面从锯末中把药捧入兜子里。
       却说小伙子走后不久,长桑君行医回来了,扁鹊忙着说道:老师,您老人家方才不在,学生贸然诊了例病症,学生现在请罪了。说着,扁鹊抱拳请罪。
       
    长桑君拂髯笑道:啊,快别这样,救死扶伤乃人之常情,学生如此,实在是难能可贵,为师只有高兴才是。越人,快把患者的病情讲给我听听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马上把病人的症状、脉象和自己的诊断结果一五一十地告诉长桑君。
        
    长桑君问:药方呢?”
        
    扁鹊取来药方,说:老师请看。
        
    长桑君把药方从头至尾看了一遍,不觉皱起眉头,说:越人,你药方里的十几味草药倒是对症,不过,这里边漏掉了一味。
        “
    哪一味?”扁鹊惊诧地问道。
        “
    檀香?”
        “
    对,此药有理气化淤之功效,如你方才所述,病人实属气淤脾胃,肝气不舒,气不理而淤犹结。你方中虽用了镇痛化淤之药,但没有檀香作为首药,病人是难以治愈的。
        
    扁鹊听后,心中非常后悔,他急得搓手说道:老师,这可怎么办呢?”
        
    长桑君抬头看了一眼扁鹊:你说呢?”
        “
    好,我这就把药送去。
        
    说罢,扁鹊披了衣服,带了包好的檀香和其它几味辅助药物,他刚想出门,门外走进两个人来,扁鹊定睛一看,哎呀!这不正是刚才搀老太太来看病的二位吗?扁鹊明白了,二人一定是为母亲服药未愈而专程再来拿药的,他心中感到很是不安。可是,看到两个小伙子面带微笑,一副笑脸露出感恩不尽的样子,扁鹊有些惊奇地问道:老太太眼下病情如何?”
       
    两位小伙子拱手笑道:多亏先生诊治,我母的病回去饮药即愈,身体康复如初,我们是来谢恩的。
        “
    这个……”扁鹊把狐疑的目光投向老师。
       
    长桑君上前笑道:二位小弟请坐,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
        
    两个小伙子兴奋地答道:是这位先生把俺老母的病治好了。
        “
    那,请问里边你们是否又添加了什么别的药呢?”
        
    两个小伙子疑惑不解地看着长桑君说:没有,绝对没有。
        “
    那,请问你们抓走的那副药是否中途打开过?”
        “
    这个……”
       
    愣怔了片刻,其中一位小伙子把自己取药回家,在路口遇到伐树伙计撕破药包的事情告诉了长桑君。
       
    长桑君开口问道:那是棵什么树?”
        “
    檀香树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听后一震,恍然大悟。他用敬佩的目光望着老师,不觉伸出大拇指。
       
    长桑君笑笑:这就对了,世上竟有如此蹊跷之事,看来你老母福分不小哇。他冲着那  两个小伙子开着玩笑说:你母亲的病还多亏了那几个闹着玩的嘎伙计,不然,烦你们再跑一趟不说,老太太可要受病魔熬煎至今的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惭愧地涨红了脸,把头垂了下去。
    长桑君对两个小伙子叮嘱说:回去后还要注意老人的起居进食,切忌进食过硬、过烫、过量。此外,千万不可惹老太太生气,气郁而病生,老人受罪,晚辈受累,会贻误大事的。这正是:开了个不该开的玩笑却使得扁鹊声名大震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开始行医,并非那么顺利,相传当时有治一亡一,治十亡十之说。这虽是讹传,可也多少渗透出一个问题,那即是:做事如此,行医亦如此,没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是行不通的。
       
    后来,扁鹊通过自己的潜心努力,加上名医长桑君的耐心指点,终于在医术上有了更大长进,闯出一点名声。
       
    但是,当印象占据了人们的头脑,往往就轻易改变不掉。当时,不少人依然对扁鹊的医术抱有怀疑态度。
       
    一日中午,扁鹊行医回家,听说有一乡亲正在盖房,为人热诚厚道的扁鹊换了衣裳,取了草帽前去帮忙。这时,站在脚手架上的一位年轻人远远看到扁鹊朝这里走来,对脚手架上的人说:等越人来到跟前,我就跳下去装死,到底看看他的医术是真是假。众人不约而同地点点头。
       
    说话间,扁鹊已来到近前,他刚要向众人打招呼,只见脚手架上直冲冲跌下一个人来,跌下来的人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便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了。
        扁鹊连忙走过去,众人也呼啦一下子围了上来。扁鹊一看年轻人的脸色,低声说道:!人已经死了。话刚说完,众人哈哈大笑起来。
    扁鹊疑惑不解地说:这位小弟一定是才吃过午饭,食物充满了肠胃,从这么高的脚手架上跌下来,肠胃已经摔爆了。
       
    人们仍然大笑不止,有位上了年纪的老汉半信半疑地将年轻人翻了过来,这才发现年轻人果然摔死了。当人们把这件事的原委告诉扁鹊的时候,扁鹊长叹连声:呜呼!可悲!可悲!真乃平地生风,小弟怎好开这样的玩笑呢?”
    从此,扁鹊声名大震,为人佩服。
       
    战国时期,河南境内经常闹灾荒,瘟疫流行,民不聊生,扁鹊终年奔波于河南城镇乡间行医治病。
       
    这一年,扁鹊家中体弱年迈的母亲积劳成疾,竟然一病多日,卧床不起,不思饮食,日渐消瘦。哥哥请了多少医生看过,总也不见好转,眼瞅着老母一天不如一天,扁鹊的哥哥心急火燎,十分苦闷。
       
    这天,他忽然想起弟弟扁鹊,人们都说他医术高超,赞他有起死回生之术,何不去找他一趟呢?好在前些时候扁鹊让同乡捎来过一些银两,知道他在雒阳(今河南洛阳)一带。主意拿定,哥哥好不容易说服母亲,便择了一个吉日,背着母亲上路了。
        母子俩跋山涉水,风餐露宿,历尽艰辛来到雒阳。不想,扁鹊看罢母亲的病后,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,把哥哥叫到一边,偷偷地说:哥哥,母亲的病已经无法医治了,少则十日,多则百天,她老人家定会阳尽寿终的。你们远道而来,歇息两天就回去吧,免得把母亲的尸体葬于异地他乡……”
       
    哥哥听后,十分伤心,默默地点点头。三天后,便背着母亲又踏上归途。
       
    这一天,母子二人来到一处前不着村,后不着店的荒洼野地里。母亲忽然觉得嗓子冒烟,口渴难忍,病情更显危急,可巧随身所带的水又早已喝干,哥哥只好把母亲放在路旁的一棵大树下,自己提了水罐到四下里找水。谁知,跑东跑西地找了老半天,却连个水珠也没见着。正当他有气无力地往回走的时候,忽然发现路边不远的坟地里有一块水瓢一样的人头骨,骨瓢里因下雨积存的水迎着阳光闪闪发光。扁鹊的哥哥如获至宝,高兴极了,跑上前去一看,却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原来,这骨瓢里面有两条小蛇,刚脱过皮的小白蛇正在嬉水,那水混浊不清,水面上漂着一块块蛇皮,很远便闻见一股腥臭味,别说是喝,就是闻一闻,看一看,都让人恶心。
       
    这一来,哥哥可真上了大愁:怎么办?老母重病垂危,这个关口上倘若能喝口水便能再多活几个时辰,没有水,说不定今天就要渴死在这荒郊野地里,这不是人为的罪过吗?想到这里,他再也顾不了许多,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地把两条小白蛇挑了出去,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水倒人罐子里,提了回去。来到那棵大树下,母亲已经奄奄一息。他轻轻唤醒母亲,把水递了过去。
       
    母亲无力地撩起眼皮,一见儿子端水过来,便没命地抱起水罐,一饮而尽。说来也怪,扁鹊的母亲刚刚把水喝下肚去,浑身就觉得轻松了许多,又过了不多时,竟扶着树干站了起来。她高兴极了,笑着说:儿啊!这点水可救了娘的命,娘现在觉着好多了,来,你先扶着我试试,我想自己走。哥哥见母亲一反常态,竟能站起来自己行走,心里甭提多么高兴。于是,搀着母亲又继续往前走。
       
    几天以后,母子俩来到一个村头上,赶巧听见一家的母鸡刚刚下完蛋,咕嘎、咕嘎地叫个不停。母亲自言自语道:哎,多少天没吃过鸡蛋了,娘咽气之前也不知还能不能吃上个鸡蛋呢?”儿子听罢,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,他知道,母亲在家时,隔三差五地总爱喝两个鸡蛋的,可现在流落他乡,到哪里去找呢?万般无奈,他还是鼓了鼓勇气,决定硬着头皮讨讨试试。于是,他搀着母亲叩响了这一家的院门。
       
    开门的是位年过半百的老大娘,老大娘手里正捧着热乎乎的鸡蛋,这鸡蛋看去个儿好大,简直如鸭蛋一般。扁鹊的哥哥深施一礼打过招呼,说自己年迈病危的母亲想吃一个鸡蛋,求大娘开恩施舍。大娘犹豫一下,刚要开口,屋里一个姑娘隔着窗户搭了腔:娘啊,你就给了他吧,怪可怜的,解人之危也是咱的本份嘛!再说,不就是一个鸡蛋吗,它就是个凤凰蛋,也不如救命要紧哪!”“对、对,我闺女说的极是。这位先生,不瞒你说,我家这只黑母鸡,平日里下蛋都特别小,今天这个蛋却大得出奇,该是你娘的福气呐!”说完,老大娘乐呵呵地把鸡蛋递给了他,母子俩谢了大娘,高高兴兴地捧着鸡蛋出了村。
        来到村边的一个道口处,母子俩忙把鸡蛋打开,倒进碗里。嘿!难怪鸡蛋这么大,原来竟是个双黄蛋。母亲把鸡蛋喝了,不多时,脸面竟由苍白变得红润起来。接着,浑身也象长了不少劲,竟然不用儿子搀扶也能够自己行走了。
       
    母子俩甭提多高兴了,俩人有说有笑地又继续赶路。可是,不大工夫,忽然间,狂风四起,头顶上飘来一块乌云,紧接着,一个炸雷响过,刹时间倾盆大雨下了起来,母子二人躲闪不及,浑身淋了个透湿。
       
    说来真是无巧不成书,这一天怪事都赶在一块了。这阵暴雨来得急,停得快,风雨刚过,太阳就出来了,好一个雨过天睛。母子俩刚刚淋过暴雨,现在让暖烘烘的太阳一晒,别提有多么舒服,多么惬意。尤其是母亲神智清爽,胳膊腿也越发显得有劲多了,说神一点,简直超过了没有生病以前。
        从那以后又过了几天,母子俩回到了鄚州老家。扁鹊的哥哥安顿好母亲,便只身一人返回雒阳,去找扁鹊算帐。
       
    一见到扁鹊,哥哥的气就不打一处来:扁鹊呀扁鹊,你好没良心!母亲生你一场,不容易呀!可是你,万万不该见死不救哇。扁鹊听罢,以为母亲已死,哥哥过度悲伤,对于他过激的言辞也不作计较,长叹一口气,说:哥哥休且动怒,你对母亲的一片孝心,小弟十分敬佩。可是,家母患的是一种不治之症,绝非小弟见死不救,是我实在是无能为力呀!”接着,扁鹊上前拉住哥哥的手,情深意长地劝说道:既然如今母亲已人土为安,为兄就该心路放宽一些,千万莫要过份悲伤,有道是人死如灯灭嘛!……”
        “
    住口!”扁鹊的哥哥听到这里,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火气。
        “
    亏你行医多年,算得上什么神医’?母亲的病哪里是什么不治之症,分明是你居心叵测,怕受托累。实话对你讲了吧,母亲的病回去后不治自愈,如今早已康复如初了。
      扁鹊一听,半信半疑,估计可能半路上又遇到了医界高人而得救,于是改口解释说:其实,咱娘的病也并非不治之症,只是小弟的能力远不能及,这都怪我当时没有解释清楚。可是,退一步说,即便小弟当时开了药方,也是枉然――这些药,别说你我,就是活神仙也不好取全啊!”
        “
    怎么个不好取全,莫非还要上天入地不成?”
        “
    那倒不必。可是这剂药方,既要天赐,又要人为,相互作用,缺一不可,钱倒是花不了多少,只是……”
        “
    哎呀!你不要啰哩啰嗦啦,我倒要看看你想开得到底是个什么药方?”
        “
    那好吧!“扁鹊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,伸手拿起案上的毛笔,开了下面一个药方:
         人骨天降雨露水,二龙脱衣洗澡汤。黑鸡新生双黄蛋,淋过暴雨晒太阳。
        
    药方开罢,递给哥哥,哥哥接过来一看,正好与回家路上所遇的情形一一吻合,禁不住拍案称妙。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知道是错怪了弟弟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治病,除了药物治疗外,精神疗法、运动疗法,也是扁鹊行医治病的独到之处。
      一日,有个财主找到扁鹊,言称自己患了重病,心中烦闷,不思睡眠,多日来,身体日渐消瘦,茶水难进,投了好几位先生也未能奏效。扁鹊看看眼前这位财主,果然面黄肌瘦,一副病歪歪的样子,他给财主诊了诊脉,说:你的病只有一种办法能医,但不知你自己是否愿治。
       
    财主听后大喜:!快请神医说出用什么办法,本人当然愿治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道:到市上买块一尺见方之石,每日不停地从你家院里的东墙根搬到西墙根,再从西墙根搬到东墙根,不消两个月,你的病定见好转。
       
    财主听罢,皱起眉头。活了这么大岁数,只听说世间名医有药到病除之术,还从没听说过搬石头治病的道理。他想起扁鹊曾有六不治之说,怀疑扁鹊是不是有意戏弄自己,但转念想到扁鹊是有名的神医,只好照着他的办法去做了。
       
    从此,人们经常看到这位财主搬着石头在院里转来转去,累得气喘吁吁,汗流满面。财主一心想治好自己的病,忘记了收租,忘记了催税,什么事都不思,任何事都不管,两个月过后,财主精神旺盛,身体也逐渐恢复了。他找到扁鹊问:怎么搬搬石头就能够治好我的病呢?”
       
    扁鹊笑了笑说:你得的这种病叫做心劳过度(神经衰弱),你每天费尽心机,一心一意想怎么样发大财、发横财,一不锻炼,二不劳作,时间一久,势必心亏身虚,心悸不眠。我让你搬石头,是要把你的脑力与体力适当的调解一下,体力运动乃生命之根本,还是希望你日后不要再为怎么样发横财苦思冥想啦。
       
    还有一次,扁鹊正在药房里查看药方,从门外走进一位三十来岁的中年人,一见扁鹊,立刻撩衣跪倒。扁鹊一面走过去扶起中年人,一面急切地问道:是不是家中有人病了?”
        
    那中年人涨红了脸,从怀里摸出一纸递与扁鹊,扁鹊抖开一看,原来是几行笔弱清丽的诗句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轻轻吟道:
       
    随君五载感慨多,当年恩爱毋须说,
       
    自从夫君中酒邪,奴家时常受折磨。
       
    泪眼忧心家园破,车行至此再无辙。
       
    可怜爱女谁来管,奴死之后目难合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吟罢这首诗,抬头望了望眼前这位中年人,中年人流着眼泪把家中的事情告诉了扁鹊――
       
    原来,这首诗是中年人的妻子写的。他们结婚五年,开始倒也恩恩爱爱,如胶似漆,生活过得甜蜜,妻子生得如花似玉,而且婚后不久又喜得一女,更惹他的喜欢。可是后来,中年人不知道怎么就嗜起酒来,见酒如命,饮毕撒风,屋里的陈设毁净了,整个家当也兑成银两饮了酒,贤慧的妻子还时不时挨上一顿骂。妻子虽屡次劝说,他却权当耳旁风。时间久了,妻子渐渐忧虑成疾,又过了些日子,竟大病卧床,奄奄一息。
        这一天,妻子把他叫到床前,双手颤抖着从床下取出一纸递给他。中年人接过来看了一遍,猛然彻悟了,他心如刀绞,抱着妻子痛哭一场,哭着哭着就想起了风传起死回生的神医扁鹊,于是匆匆来到了这里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听完中年人的述说,微微笑道:这位大哥,饮酒倒非是件坏事,不过千万不可过量,饮酒过量,会中毒伤身。借酒衅事,打骂妻子,这可是你的不是了。
        扁鹊几句话,直把中年人说得面红耳赤,无地自容。
        “
    先生说得对,这都怪我不好,只要先生能救娇妻一命,我立志重新做人。
    说着扑通跪在地上,堂堂男子汉,竟掉下伤心的泪来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见中年人真得动了情,思忖片刻,便过去把他扶了起来,说:大哥不必如此,叫你一说,大嫂的病眼下还能治愈,不过必须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……”
       
    中年听了,连连点头。
       
    于是,扁鹊伏案写了下面几句诗:
       
    娇妻随我五六年,情投意合心相连。
       
    全怪为夫不作脸,美满家园俱拆散。
       
    噩梦已醒回头晚,偷生必将成笑谈。
       
    若死何不一块死,阴曹地府再团圆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写完,让中年人誊写一遍,给他的妻子拿去。中年人走时,扁鹊又再三叮嘱一番,让他务必照计行事。
       
    简短截说,中年人回家之后,便把那几句诗交给了妻子。
        妻子看完诗,又看了看泪眼模糊的丈夫,惨淡的目光里露出失望的神情,然后,两眼直呆呆地望着他。
       
    中年人苦苦笑了笑,说:既然你已到如此地步,咱也就顾不了许多了,可这孩子,说啥也不能让她寄人篱下。干脆,把孩子摔死,咱们一起同归于尽了此一生吧。
        言罢,中年人抢过孩子就往地下摔,妻子大叫一声,蓦地从床上爬起。一时间,她只觉得胸口一阵发热,地喷出一口污血来。
       
    孩子吓得哇哇直哭,中年人也担心的上前扶住妻子。正在这时,扁鹊从门外款步走了进来,他一见地上的污血,连声说:中!中!扁告诉中年人:你妻子乃长期积郁心中,固此酿成重疾,方才一举,谓之以急救急,她的病不久就会好的。
        说完,扁鹊又开了急救急,并嘱咐中年人要好好照料妻子,切切不可再让她生气。中年人应允连声,并当着扁鹊的面向妻子赔礼认错,保证今后不再喝酒,重新做人。
        妻子深情地望着丈夫,眼里掉下两行苦涩的泪水。
       
    果然,补药煎服之后,妇人渐觉精神旺盛了许多,又过了一段时间,便离了病榻,病体复原了。
       
    从此,中年人也戒了酒,夫妻二人恩爱如初,又用勤劳的双手重新建起了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园。
       
    一次,扁鹊行医途中路过一个村庄,这时从村里传出阵阵哭声,扁鹊从旁人的嘴里了解到死者乃是一位结婚将近一年的媳妇。他刚要继续赶路,却听哭声愈来愈近,有几个中年人抬着棺材冲他走过来。扁鹊循声一望,不禁大吃一惊,几个中年人抬的是口薄薄的棺材,他看到有几滴污血正从棺材里悄悄往外流淌。扁鹊走上前去看一看血迹,连忙叫人们放下棺材,并阻止后面的妇人不要哭了。
       
    众人打量着眼前这位郎中,心中好生诧异。扁鹊开口说道:有道是人死方可入棺,你们这里怎么时兴大埋活人呢?”大家惊奇地望着扁鹊,接着便哧哧笑了起来,他们怀疑眼前这位郎中十有八九是个疯子。
       
    人们刚要抬起棺材继续往前走,扁鹊急切地说:众位赶快放下,倘若我没有说错的话,棺材里躺的乃是一个孕妇,这孕妇由于分娩难产而出现长时间昏迷,她这叫假死(休克)。
       
    众人听这位郎中说的有板有眼,条条是道,于是放下棺材,依着扁鹊的吩咐,半信半疑地打开棺盖。扁鹊掏出针包,在小媳妇人中上按摩了一会,然后在中脘穴扎下一针,只见小媳妇身子动了动,眼睛慢慢睁开了。扁鹊又料理了一会,妇人竟然坐了起来。人们赶忙把小媳妇扶出棺材,时间不大,一个男婴呱呱堕地了。
       
    一针救了两条性命,众人齐声称赞。妇人的丈夫说啥也要把扁鹊请回家中畅饮一番,还拿出些银两要酬谢扁鹊,扁鹊笑道:见死相救乃行医人的本份,罢了罢了,我还要继续赶路呢。
       
    又有一次,扁鹊外出行医,走到半路,天渐渐黑下来,他准备投宿一家客店,扁鹊刚要敲门进去,可巧一个妇人端着一盆污水走出门来,一不小心,地泼了扁鹊一身。
        妇人见客人被泼得浑身精湿,非常尴尬,不好意思地抱歉说:这位先生,是奴家有眼无珠,实在对不起,快请先生进店换件干净衣服吧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笑笑,说声没什么,就随着妇人一同走进客店。
       
    客店的主人正在屋里喝茶,见扁鹊进屋,连忙起身让座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一见店主,低低叫了一声:不好,你家主人不出今夜便有丧生之危。
       
    妇人一听,好不气恼:你这野郎中,我不是就溅你身上几滴污水吗,也不该这样诅咒我们呀。她用手一指门外:还是请你另投他店吧。扁鹊又做了些解释,仍未奏效,眼瞅着店主要大动肝火,他只好转身走出客店,住在与这对门的一家小店里。
        扁鹊躺下后一直没合眼,悄悄听着对门客店的动静。午夜时分,对门客店果然骚动起来。扁鹊连忙过去,只见店主躺在炕上,一面打滚,一面不住地呻吟。
       
    那妇人一见扁鹊气得浑身打哆嗦。扁鹊解释说:大嫂先莫生气,你丈夫患得乃是绞肠痧,昨天我到这里,就看到他脸上的气色有些不对了。
        妇人仍半信半疑,但疑惑中却带着几分希冀。扁鹊镇静地说:不要紧,待我给你的丈夫治疗一番也就无事了。
       
    扁鹊开始为店主按摩、针刺。时间慢慢过去,店主的腹中渐渐止住了疼痛。夫妻二人对扁鹊感恩不尽,总觉得对不住这位好心郎中,说什么也叫他留下姓名,无奈,扁鹊只好告诉了他们。当店主听说扁鹊救了他一条性命的时候,激动地简直说不出话来:……神医,药王……药王啊!”
       
    扁鹊毕生几乎都倾注于医学研究与诊治之上,他采用望、闻、问、切四种方法(即望其色,听其声,问其病,切其脉)诊断疾病,治愈了不少罕见的疑难病症,四诊法两千多年来一直为我国的医生所沿用,成为中医的传统诊断法。后来,秦太医令李酪嫉妒扁鹊的才能,派人在汤阴县东伏道坡(今河南省汤阴县伏道公社伏道村)将扁鹊刺死。郑州的百姓闻听,义愤填膺,去人将扁鹊的尸体抬了回来,葬于郑州城北五里处。后来,人们为了纪念他,元人达鲁花赤野仙乞实迷儿在此建起一座药王庙。明朝万历年间,相传魏忠贤徒步进京当了宦官,当时患病沉眠于扁鹊庙后坟冢之上,睡梦中看到扁鹊为他医病。魏忠贤醒后,果然病体康复。为报答药王恩典,魏忠贤呈请皇帝重修了一座气势雄伟的药王庙。药王庙黄瓦红墙,彩像迥廊,重檐飞峭,金碧辉煌。药王庙内,扁鹊居中,两侧配殿是十大名医的塑像。当时,药王庙天下闻名,久盛不衰,每年的四月十五日,各地百姓纷纷来到庙前许愿降香。相传,药王庙后有个扁鹊疙瘩,只要许完愿,降罢香,便可在药王庙疙瘩里刨出一些褐色药丸来,药丸吞下,百病皆除。这虽然是庙里和尚欺骗百姓的一种方法,但人们对药王扁鹊的敬仰程度,由此却也窥见一斑。
       
    因后来香火太盛,药王庙曾几度被焚,到民国时期,庙体已不是那么

    | 法律申明 | 免费注册 | 会员中心 | 取回密码 | 贵宾套餐 | 金币充值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 |
    本站转让 客服电话:4008877287 客服手机:18358339349 客服QQ:1986756865 客服微信:18358339349 QQ群号:231513
    任丘房产网 CopyRight 2006 - 2019 YiMao NetWork Co.Ltd 浙ICP备18050007号
  • //房产网站 //统计代码